波斯波利斯吉达阿赫利 游記攻略中國 內蒙古 銀冬內蒙古,冰雪中的童話世界

波斯波利斯vs棉农直播:銀冬內蒙古,冰雪中的童話世界

作者:覺非行記     2068人關注 2019-9-19 14:02
寫在前面
說說這次旅行
再一次抵達內蒙,是在寒冷刺骨的冬,在皚皚白雪之中,帶著一本《額爾古納河右岸》,從阿爾山啟程,穿越森林,穿越草原,最后,抵達傳說中的敖魯古雅?!氨憊綣?,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”再也不是詩中才有的意境,而是眼前實實在在的風景。

在童話阿爾山,探究不凍河的奧秘,走進火車站的歷史與風情;在冰雪那達慕,感受蒙古族的豪情;在邊城滿洲里,走進異域風情的街道,跌入套娃的夢中;在冷極馴鹿鄉,探秘中國最后的使鹿部落,踏入電影里才有的冰雪酒店。

實用信息
實用信息
關于美食

在內蒙,最不能錯過的就是羊肉。相對于手扒肉,我更喜歡烤羊排,然而,冬天,最少不了的就是涮羊肉,外面冰天雪地,鍋里熱氣騰騰,很有食欲。

內蒙靠近東北,根河的一頓鐵鍋燉大魚,也讓此行吃出了東北的味道。地道的燉法,不凍河中的冷水魚,肉質細膩,特別適宜長途旅行過后犒賞自己。

關于住宿

興安盟呼倫貝爾,雖然地廣人稀,但是基礎設施完備,旅途住宿,從蒙古包到木刻楞,從普通賓館到星級酒店,有不同風格,不同級別的酒店可供選擇。此行印象最深刻的是滿洲里的套娃酒店。

套娃酒店是套娃景區的一部分,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套娃建筑。套娃胖胖的肚子里隱藏著1千余間房,而我,就是在其中的一間房,度過了滿洲里的夜。走進酒店,在大廳,便能感受到濃郁的異域風情,走進房間,更是被隨處可見的套娃元素融化了。床頭、電視、臺燈、水壺……一抬頭、一睜眼,便能看見鮮活的套娃,似乎正對著我微笑。原來,北國邊疆,竟有著童話般的美好。

關于交通

此行,從天津飛抵阿爾山,最后從海拉爾返回,阿爾山、海拉爾均有機場,雖然航班不是很多,但在轉機的情況下,依舊可從全國各地抵達,相對方便?;【嗬朧星芙?,方便快捷。

抵達內蒙過后,最便捷的方式就是自駕或者包車,內蒙地廣人稀,風景在路上,只有自駕,才能盡興。冬天,走著冰雪天路,別有一番刺激。

水火交融阿爾山
不凍河
北國風光,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。阿爾山卻有一條哈拉哈河,在三九嚴寒的冬季,哪怕氣溫在零下40℃以下,滴水成冰,仍有一段長20公里的河段,冰雪不封,流水潺潺。這條河段從三潭峽流到金江溝林場附近,被當地人形象的稱為“不凍河”。

神奇的哈拉哈河從阿爾山的森林里流出來,流向草原,九曲十八彎,轉到中蒙邊界,流出國境,到蒙古草原上撒個歡,經過貝爾湖,又折返入境流入呼倫湖,匯入額爾古納河。然而,在從森林流向草原之前,這條20公里的不凍河,已經流出一段阿爾山冬日的傳奇。

黑色的河流,水中的草場

從阿爾山市區驅車前往不凍河,74公里的路程,翻山越嶺,在冰雪中行了3小時,當終于抵達,只看一眼,便已深知不虛此行。早已忘記室外的嚴寒,沿著棧道,走下山谷,走進不凍河,慢慢的,生怕攪擾了童話。

正午,又正值阿爾山升溫,氣溫不夠低,沒能看見霧氣升騰的河面,兩岸的樹掛,卻足以滿足。雪白的天地間,岸邊的白樺樹屹立,白雪落在裸露在河面的石頭上,形成一個個雪蘑菇,河里的水卻絲毫不受天氣的影響,仍在靜靜流淌。

河岸,牛群安靜在雪地中尋覓著青草,也有不少牛踏入河中央。原以為如水的牛只是為了貪圖一時的溫暖,喝一喝純天然的山泉水。后來才知,它們在河中,喝水之外,更是為了吃水中青青的水草。

冬天,阿爾山境內所有大河小溪皆封凍,不凍河不僅不凍,還為周邊的牛羊備好了過冬的牧草?!岸觳莩た臁?,不凍河的水中生長著茂盛的水草,平均草高一米以上,年產鮮草約15萬公斤,是牛、羊、豬等牲畜的天然飼料。正是這些水草吸引著附近的牛羊不斷的入水,水中的牛羊,又讓不凍河,多了一份靈動的詩意。

在岸邊來來回回,不斷的按下快門,想要盡可能的記錄眼前的奇景,彎曲的不凍河、水中的牛羊群、連綿的雪蘑菇、倒映的白樺樹……然而,記錄美景之外,也暗暗的,想要探究河水不凍之謎。

不凍的奧秘,水火的交融

其實,不凍河的奧妙,早已蘊含在“阿爾山”這個美妙的詞語中了。阿爾山不是山名,而是蒙古語中的一個詞“arshaan”的譯音,全稱為哈倫•阿爾山,意為“熱的圣水”。不凍河之所以能在零下40℃的氣溫中還流水淙淙、水草蔥蔥,正是因為該河段附近有大量的地熱存在,或是由于溫泉的涌出,或是由于河水直接與地下熱源接觸。至于地下究竟蘊藏了多少熱能,仍舊是一個千古之謎。

事實上,水火交融的阿爾山,地處內蒙古及東北地區的地熱資源富集區,不凍河只是地熱在阿爾山隨手寫下的一個傳奇,阿爾山的溫泉,更是舉世罕見。泉水從地下涌出,冷熱殊異,共分為冷泉、溫泉、熱泉和高熱泉四種類型,涌水量每天近600噸。最相近的兩泉僅相隔0.3米,水溫溫差卻在14℃以上。世界上礦泉之多難以計數,然而分布如此密集、排列如此玄妙,且溫差懸殊、功能各異的溫泉,世所罕見。這些溫泉被人們奉為驅寒祛病的“神泉”、“圣水”,在世代的傳說中,愈發的神秘與傳奇。

民間流傳,每當春暖花開的時候,海拉爾、烏蘭毛都、蒙古國、俄羅斯的牧民或趕著勒勒車,或騎著馬,或徒步,從幾百里外趕往阿爾山,飲水沐浴,以求治病和吉祥。每年6月下旬,阿爾山會舉辦盛大的圣水節,草原各地牧民,從四面八方匯聚阿爾山五里泉,祭敖包,祭“泉神”,飲用原泉水,按照喇嘛的指點對癥洗浴。

“圣泉”之水“火”中來。雖說水火不相容,溫泉卻與火山相伴相生?;鶘交疃苛業牡厙ǔJ塹厝然疃搗?,溫泉密集分布的地區,火山下面的高溫巖漿房將循環的地下水加熱,被加熱的地下水儲集于地下或噴出地表形成溫泉、沸泉、間歇噴泉、氣泉、噴氣孔和沸泥塘等。

無論是不凍河,還是溫泉群,都是阿爾山的火山與巖漿送給阿爾山的禮物。阿爾山火山群又稱哈拉哈火山群,分布在大興安嶺中部哈拉哈河上游及其周圍地區。這片奔騰的大地停止了前進的腳步,瞬間便凝結成千古的奇觀,大地深處,卻一直在涌動。


石塘林
石塘林,第四紀火山噴發的地質遺跡,亞洲最大的近期死火山玄武巖地貌。是大興安嶺奇景之一,因火山熔巖上長著茂密的林叢,并分布著眾多的池塘得名。冰雪覆蓋下的熔巖臺地,在雪蘑菇下偶爾露出真身,惹人探究。

石塘林約長20公里,寬10公里,是由火山噴發后巖漿流淌凝成。經過千年風化和流水沖刷,形成了石塘林獨具特色的自然地貌,猶如波濤洶涌的熔巖海洋。在基本上無土可言的石塘林里,高大茂密的興安落葉松挺拔的佇立,粗壯的盤根緊緊抱住火山巖,在熔巖縫隙間深深扎下去。黑色的石塘林被白雪覆蓋,時隱時現,訴說著遠古的地質傳奇。


阿爾山白狼峰景區
白狼峰,原是為了霧凇而來。這里每到冬季,漫山的白樺和樟子松掛滿霧凇,玉樹瓊花,晶瑩絕美。這里是阿爾山最冷的地方,霧凇持續時間很長。只可惜,我們到達的這幾天,阿爾山升溫,沒能看見霧凇。

沒能看見霧凇,走進棧道,卻依舊,走進了雪白的世界,童話一般,更在雪白的世界遇見了五色經幡。


阿爾山火車站
多年前,就曾被阿爾山火車站的身影與色彩打動,想要乘著綠皮火車,慢慢抵達。當終于來到阿爾山,雖然匆匆,沒能如愿的坐綠皮火車,卻依舊想要走進這座火車小站,哪怕只能在日出之前、日落之后,見不到她最美的時刻。

一幢東洋風格的低檐尖頂二層日式建筑,一層外壁是花崗巖砌的亂插石墻,二層鮮艷的土黃色外墻上鑲嵌著墨綠色框格,樓頂用赭色水泥涂蓋。始建于1937年的小站,散發著濃郁的異域風情,卻也訴說著沉重的歷史故事。

日出之前,行旅匆匆

清晨,一切都未醒來,從溫暖的房間走出,漫步在阿爾山的在風雪中,沒有人指路,也未見到任何標識,還未走近細看,便已確定,眼前,便是我惦念已久的火車小站。若不是早已知曉,很難想象,這座小站,竟然在風雨中佇立了80年。

中國的鐵路大都年輕,大部分只有短短百年歷史。隨著時代的變遷,火車站也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其中的大部分早已舊貌換新顏,被嶄新而陌生的建筑取代;沒有被取代的,也都殘破不堪,或早已停用,在時空中慢慢消失。阿爾山的這座小站,已有80歲高齡,卻依舊保留著初建時的模樣,依舊年輕美麗,并且仍在使用,承擔著阿爾山的交通重任。

來時,運行了一夜的火車剛好到站,一整車廂的兵哥哥整齊有序的下車,背著行軍包列隊前行。寒風刺骨,他們,卻以一片赤子之心保衛著北國邊疆。沒敢多打擾,只是站在路邊,目送他們離去。

火車站很小,主體建筑只是比獨棟別墅大了一點點,候車室更是精致,只是一間房的大小,卻古樸、幽靜,沒有一點喧囂。進門左手邊,開了一個小小的售票窗口,早起的旅人正買著去白城的車票,買完,便坐在木質靠椅上慢慢的等待,時間,在這里可以拉得很長很長。似乎只有我一人,行旅匆匆,心焦于時間的流逝。

太陽將出,正準備告別,去往阿爾山森林公園,路上行人卻慢慢的涌來,許是一班列車將要離去,而旅人,將要去往遠方。原以為,如今的綠皮火車已經蕭條冷清,可看見不斷涌入候車室的旅人,似乎,又望見了火車上的煙火氣息。

日落之后,時空流轉

從森林公園回到阿爾山,追趕著太陽,又來到這座小站。然而,到達時,已經是日落之后,旅人早已散去,只剩下小站獨自佇立,些許孤獨,些許寂寥。

只是,作為活著的文物,小站勤勤懇懇的履行著交通的職責,卻不太理解特意為她而來游人,似乎不知道自己已然成為這座小城的風景之一。前來瞻仰小站的游人,很容易就吃上閉門羹。在小站外停留,費了一番周折,在管理員的許可下才得以走進。并不急于按下快門,只是漫步在站內,在夜幕中,踏著白雪,感受著80年的時空流轉。

生于亂世,生而屈辱。1929年,日軍為掠奪森林資源、強化殖民統治,并向諾門罕地區輸送軍用物資,修建了由白城經烏蘭浩特、索倫、阿爾山至伊爾施的鐵路,簡稱白阿線。當時,阿爾山至伊爾施間不通客車,只用于軍事物資的運輸,阿爾山站便是白阿線的終點站。

阿爾山火車站于1935年動工,1937年完成。白阿線于1929年8月15日動工修筑,至1939年11月30日完成,1941年11月1日正式運營。修建時征丁伐木,流下了多少國人的血淚;建成后掠奪木材,又流失了多少國家的資源。

如今,這條鐵路線從歷史中走出來,綠皮火車在軌道上來來往往,風雨兼程。而阿爾山火車站,像極了世外桃源,安寧平和,卻也依舊,無聲的傾訴著那段無法抹去的歷史記憶。

冬季冰雪那達慕
呼和諾爾草原旅游
陳巴爾虎旗呼和諾爾的大雪原上,白雪皚皚,呼倫貝爾冰雪那達慕如期開幕。相隔20天,再次踏入零下30℃的呼倫貝爾,便是為了參與這場期許已久的雪原盛會。

“那達慕”是蒙古語的譯音,不但譯為“娛樂、游戲”,還可以表示豐收的喜悅之情。那達慕是蒙古族在長期的游牧生活中,創造和流傳下來的具有獨特民族色彩的競技、游藝、體育盛會。那達慕起源于蒙古汗國建立初期,早在公元1206年,成吉思汗被推舉為蒙古大汗時,就舉行了盛大的那達慕。

那達慕大會多半選擇在牧草茂盛、牛羊肥壯的七八月份舉行。然而,呼倫貝爾改寫了以往那達慕只在青青草場舉行的歷史,年復一年的,舉辦冰雪那達慕。現代的冰雪那達慕也不再是過去簡單的草原競技活動了,它是一場集體育競技、民俗風情、民族文化為一體的草原盛會。當那達慕走進冬季,遇見冰雪,在一堆堆篝火閃爍間,在一陣陣馬蹄踏雪中,似乎點燃了遠古的傳奇。

古老的儀式

在冰天雪地中參加冰雪那達慕開幕式,很冷,此刻,卻熱血沸騰。在悠揚的長調、呼麥,馬頭琴聲中,見證古老的祭拜儀式,祭火神、祭蘇魯錠,仿佛可以看見蒙古游牧民族從遠古走來,神秘豪邁。

最先舉行的是恭請“九頂白蘇魯錠”儀式,九名騎著黃驃馬的蒙古族騎士高舉著九頂蘇魯錠,疾馳而過,祈求長生天護估草原人民安康、六畜興旺。蘇魯錠的蒙語意思是“長矛”,是蒙古的象征,是戰神的標志。

開幕式最后,是神圣莊嚴的祭火儀式。祭火是蒙古族自古傳承下來的習俗,對生活在草原上的蒙古人來說,火是無比神圣的,也是吉祥如意的象征。

得高望眾的領祭人煨火熏香柏,用香柏之氣把祭桌上的祭品,裝裱好的牛羊胸叉骨、祭灑酒、招福盤及珍饈食品、奶茶等全部熏香凈潔,點燃“朱拉”(酥油燈),把香柏放入火盆內,將圖勒噶圣火點燃。

草原人民祭拜火神,虔誠祈福。在唱過祭灶詞后,人們站起來按順時針繞火撐子三周,向火里灑祭酒、祭灶油、奶茶,灶火見油和酒火勢竄高,“啪啪啪”作響。伴隨著熊熊燃燒的圣火,草原民族代表點燃火把,迎取圣火,草原人民共同祈求風調雨順、幸福安康。古老的儀式,讓人熱淚盈眶。

祭火儀式過后,草原人民圍著圣火跳起了巴爾虎蒙古族民間舞蹈“哲仁嘿”、“博仁嘿”。巴爾虎人十分愛黃羊,并視之為吉祥之物?!罷莧省焙閡朧恰盎蒲頡敝?,“哲仁嘿”即是“跳黃羊圈”?!罷莧屎佟蔽璧婦褪僑嗣鞘芑蒲蚪崛Φ鈉羰徑醋韉?。粗狂、質樸的舞蹈直擊人心,燃起了雪原的熱情。

雪原的豪情

呼和諾爾大雪原中,整個世界都是雪白的,冬季的冰雪最能體現草原民族的彪悍豪情??ヂ肀繼?,各部落英姿颯爽的騎手們快馬揚鞭爭先恐后。只是那達慕的開場,還未到真正比賽的時候,卻已經看見騎手們蓄勢待發的氣勢,這樣的開場,注定將一次次激起蒙古民族自遠古而來的熱血豪情。

粗狂的蒙古漢子駕馭著高大威猛的駱駝入場,沒有駿馬的速度,多了一份悠閑,但雪中的駱駝,無需展現自己的速度與激情,不聲不息間,本就自帶著游牧民族濃郁的氣息。駱駝給人最深刻的印象是“沙漠之舟”,其實,駱駝耐旱也耐寒,它們同樣也是草原上不可或缺的伙伴。在冰天雪地的冬季,牧民們都是依靠駱駝來運輸、載重。之前只知道駱駝的耐力,從未見過駱駝的速度,在隨后的雪地賽駱駝中,卻也見到了駱駝奔跑的樣子。

緊隨其后的,是駱駝爬犁方隊。見過狗拉爬犁,卻不知道原來駱駝也可以拉爬犁。對于普通人,坐在爬犁上,一定比騎駱駝舒服的。雪地駱駝爬犁也是那達慕上的一個比賽項目,只是單看駱駝的身板兒,就覺得比狗拉爬犁有氣勢得多。

馬拉爬犁、賽馬、賽駱駝、射箭、搏克等比賽在雪原上一一展開。然而,旅途匆匆,開幕式過后,看過博克表演賽,就不得不踏上了征程,前往下一站。沒能現場觀看傳統的“男兒三藝”中的騎馬與射箭比賽,沒能真正見證蒙古男兒刻在骨子里的勇敢與堅毅,留下了一絲遺憾。但開幕式的恢弘氣勢,雪原上的熱血豪情,卻已經刻在了我的對冰雪呼倫貝爾的印象之中。

民族的盛會

冰雪那達慕梳理了呼倫貝爾的歷史和現在,除了保留蒙古族傳統項目,還吸收了鄂溫克、鄂倫春、達斡爾族等傳統游藝項目,不同的民族、不同的風俗在這里聚集。而我們,只需站在看臺上,就能參與這場民族的盛會,觀賞民族服飾,欣賞民族舞蹈。

那達慕大會上,牧民們的蒙古袍吸引著我的目光。純正的毛皮、原始的色澤,精致的搭配,帽子、圍巾、腰帶、皮靴與身上的服裝融為一體,成為雪原上一朵朵盛開的花兒。在冰雪之中,溫暖又大氣,彰顯著蒙古民族血統里的豪邁。

穿著皮袍、戴著狍頭皮帽的鄂倫春人來了,帶著他們的獵物,跳起他們獨有的舞蹈,加入這場冰雪的盛會。鄂倫春是民族的自稱,是“山嶺上的人”之意,他們是古老的狩獵民族,在興安嶺腹地經營著一片屬于自己的童話世界。

跳著“魯日格勒”的達斡爾人來了,“魯日格勒”是流傳于達斡爾族,以呼號為節奏,多由女子參加的邊呼邊跳的民間舞蹈,這種舞蹈起源于他們遠古的狩獵生活時代,跳出了民族的熱情與豪邁。

坐著馴鹿爬犁的鄂溫克人來了。鄂溫克與鄂倫春、達斡爾是全國三個人口最少的少數民族,俗稱“三少民族”?!叭倜褡濉比聳瀋?,卻一直堅守著自己獨特的民族風情。

拉著手風琴,跳著民間舞的俄羅斯族也來了,他們額爾古納河畔來到雪原,用“嘎巴喬克”為冰雪那達慕帶來明亮的旋律,濃郁的異域風情。

呼倫貝爾是我國北方游獵民族和游牧民族的發祥地之一,也是多民族聚居區,蒙、滿、鄂溫克、鄂倫春、達斡爾、俄羅斯等民族在這里生活,仍舊保留著各自的文化和生活習俗。然而,呼倫貝爾實在太大,不能一一走進,幸而,冰雪那達慕,為我們打開了呼倫貝爾各民族的一扇窗。

異域風情滿洲里
滿洲里套娃景區
走在滿洲里的街頭,草原的粗狂與熱情漸漸遠去,更多的,卻是遠東的風情與夢想。北接俄羅斯,西鄰蒙古國,這座一眼望三國的城市,洋溢著浪漫的異域風情,歐式的建筑,高鼻梁、藍眼睛、白皮膚的俄羅斯人隨處可見。

滿洲里原名為“霍勒金布拉格”,蒙古語意為“旺盛的泉水”。1901年,沙皇俄國修筑東清鐵路,在此建成了進入中國境內的首站,定名為“滿洲站”,意為“自此便進入中國滿族統治地區”。俄語把“滿洲”譯為“滿洲里亞”,音譯成漢語時去掉尾音“亞”而變成了“滿洲里”。隨著城市的發展,這個站名便取代了古老的“霍勒金布拉格”成為這座城市的名稱,沿用至今。單單是這個名稱,便已經記錄了這座城市的歷史變遷。

然而,還未能走進滿洲里的百年歷史,未能飽覽滿洲里的異域風情,卻已經跌落在套娃的童話世界中。200多個套娃聚集在廣場上,大小不一,顏色各異,成為眼前最獨特的風景。也曾見過不少俄羅斯套娃,層層相套,精美至極,卻從未想過可拿在手里把玩的套娃,會變成一座座建筑,佇立在滿洲里。

套娃是俄羅斯傳統的工藝品,第一個俄羅斯套娃出現在19世紀末期,最早是為了取悅孩子而做的木頭娃娃,經過俄羅斯人的不斷雕琢和完善,套娃形成了特有的風格,大小不一的套娃一個套一個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表達了人民對家庭和民族的熱愛與尊重,對人與人之間美好感情的向往和追求。

抵達滿洲里時,即將天黑,入住套娃酒店,放好行李,來不及休息,便匆匆的奔向套娃廣場,想要在日落之前,走進五彩繽紛的童話世界。冰雪覆蓋,夕陽西下,獨行在廣場中央,完成了對套娃世界的初見。

一個高30米的主體套娃外部繪有三面彩繪,由漢族、蒙古族、俄羅斯族少女形象組成,將中俄蒙三國風情融為一體,寓意三國互聯互通、友誼長存;主體套娃周圍有8個功能性套娃、200個代表全世界不同國家和地區的小套娃和30個俄羅斯復活節彩蛋。

這里原本是一個套娃主題的大型綜合旅游度假景區,匯聚了中俄蒙三國經典演藝、風味美食、精美藝術品。只是此時正值寒冬,游人稀少,所有的功能都已關閉,只剩下套娃本身,靜靜的佇立在白雪之上。而這,反而是我最喜歡的,安靜,純潔,沒有人打擾,我,成了唯一的闖入者,誤入了一個異域的童話夢境。

每一個套娃的身上都繪制了一個屬于自己的故事,200多個套娃匯聚,便成了一個世界。未出國門,卻能見到如此規模的俄羅斯套娃,于我們,是領略異國風情的捷徑。那么,對于那些跨過國門的俄羅斯人呢?以這樣的方式見到自己國家的傳統工藝品,他們,又將生出怎樣的感慨?

北國的夜太長,太陽匆匆落下,容不得我在異國的夢中停留,便回到了酒店。而酒店,又是另一番夢境,讓我在慢慢長夜中,慢慢走進。

中俄蒙國際冰雪節主題園
滿洲里的夜,恰逢中俄蒙冰雪節主題園開園,當冰雪遇見焰火,夢幻絢爛。中俄蒙國際冰雪節是滿洲里冰雪之中的一抹靚麗色彩,展示著中俄蒙三國冰雪藝術,構建一個異域風情的冰雪童話。

如果不是來到滿洲里,我定不會知道,原以為的邊境小城,竟然是這樣的繁華,這樣的國際范,一年四季,演繹著中俄蒙三國不一樣的風情。

中俄蒙美麗使者國際大賽決賽
在滿洲里的夜晚,沒有去看滿洲里的璀璨燈火,而是去現場,看中俄蒙三國美麗使者大賽決賽。中俄蒙美麗使者大賽舉辦多年,今年已經是第14屆,已經成為滿洲里與全國,乃至世界溝通的橋梁,也是傳遞和平與友誼、傳播三國異域文化、展現三國風情的重要窗口。

不一樣的語言,不一樣的膚色,卻是一樣的嫵媚動人,中俄蒙三國佳麗代表著不同國家、不同民族詮釋著美麗,她們身穿傳統民族服飾、燃情比基尼、魅力晚裝,展示著三國的文化與風情,傳遞著國際和平與友誼。

神山圣水馴鹿鄉
敖魯古雅使鹿部落景區
抵達呼倫貝爾,是在寒冷刺骨的冬,在皚皚白雪之中,帶著一本《額爾古納河右岸》,穿越森林,穿越草原,最后,抵達傳說中的敖魯古雅。大興安嶺密林深處,古老而神秘的民族,或許是因為早已在書中相見,剛走進,便覺得熟悉、親切。

“鄂溫克”是民族自稱,本意是“住在大山林里的人們”?!鞍鉸徹叛擰筆嵌蹺驢擻?,意為“楊樹和樺樹林茂盛的地方”。敖魯古雅獵民是鄂溫克族最遠也是最神秘的一個支系,在森林中游牧了上千年,從遙遠的西伯利亞輾轉多處,歷經多次遷徙,300年前進入我國境內,穿行在大興安嶺的密林中,以馴鹿代步,靠游獵為生。

明清時期,大興安嶺的鄂倫春族、鄂溫克族被稱為“使鹿部”。自從鄂倫春族學會使用馬匹后,就不再使鹿,鄂溫克族便成為我國最后馴養、役使馴鹿的民族。

敖魯古雅,中國最后的使鹿部落

公元17世紀至19世紀初,俄羅斯境內勒拿河流域的部分鄂溫克人,不堪俄羅斯人和雅庫特人的凌迫,陸續向南遷移。最大的一次遷移中,他們從鄂羅涅克等地出發,向東南方向遷移,十幾個氏族,約800人,馴鹿馱物,經過騰底河,再經過威呂河上游,順著勒拿河,穿越東西伯利亞進入石勒喀河流域,來到額爾古納河與石勒喀河交匯處的阿穆爾河流域;之后,有4個氏族、75戶300多人,馴鹿600多頭越過阿穆爾河遷入清帝國漠河一帶的森林中游獵生活。

上世紀五十年代以前,鄂溫克族獵民仍然保持著原始社會末期的生產、生活方式,他們吃獸肉、穿獸皮,信奉“薩滿”拜祭樹神,用樺樹皮制作生活用具,住在隨時可搬遷的“撮羅子”中。1965年,鄂溫克獵民搬遷到敖魯古雅,過著半定居半游獵的生活。

2003年,鄂溫克族獵民放下獵槍,從森林的梭羅子里搬出來,定居在根河市郊的新定居點,城市與森林的交界處。然而,離開森林,馴鹿接二連三的病倒;獵民們也不適應定居點的新生活,更不忍心見到自己的伙伴倒下,一批批的,帶著馴鹿重返森林。政府就在其居住地270公里范圍內的大興安嶺密林中保留著幾處較原始的獵民點,使他們依然保留原始自然的放牧生活方式,使獨特的民俗文化不流失、不消亡。

城市與森林,出走與回歸?;刮醋囈?,卻似乎理解了他們的糾葛。年輕的一代,喜歡城市的便捷,卻也忘不了森林的星空;不喜歡城市的喧囂,卻又不適應森林的孤獨。年老的獵民,回歸了森林,卻丟失了獵槍。隨著 “現代文明”的入侵,林木越來越稀疏,動物也越來越少,森林似乎已經成為他們回不去的故鄉。

幸而,馴鹿還在。在《右岸》的最后,馴鹿回來了,“我抬頭看了看月亮,覺得它就像朝我們跑來的白色馴鹿;而我再看那只離我們越來越近的馴鹿時,覺得它就是掉在地上的那半輪淡白的月亮……”在現實中,馴鹿,也回到了大興安嶺的密林深處。

原本想要去探訪阿龍山原始的獵民點,奈何深山中積雪太厚,大興安嶺隱匿在最漫長的冬季,無法抵達。最終來到了根河市郊敖魯古雅鄂溫克民族鄉的鄂溫克現居點,雖然不能真正走進鄂溫克獵民的生活,甚至,沒能真正遇見一個鄂溫克獵民,穿梭在森林間,卻依舊,有了初見的印象。

林海之舟,鄂溫克獵民的現實圖騰

只是遠遠的望了一眼現居點整齊的房子,遠遠的看了一眼鄂溫克族馴鹿文化博物館,便走進了森林中馴鹿生活的地方。打獵、遷徙,鄂溫克人的生活離不開馴鹿,看見馴鹿,也便看見了他們。

還未見到馴鹿,便已經感覺到它的存在。森林中燃燒著白煙,這是用樺樹皮、木柴、鹿糞和一種叫拉日不卡的草混合點燃,為馴鹿驅趕蚊蟲的。夏天時,馴鹿群在太陽升起時,會自動成群地從密林中返回營地,在白煙四周躲避蚊蟲。冬天,蚊蟲相對較少,白煙的實際作用不是很大,似乎多了一點象征的意味,紀念著鄂溫克人與馴鹿數百年間的依存。

馴鹿,鄂溫克語稱“鄂倫”,是一種中型鹿,一般體長2米左右,高1米多,體重100至150公斤,屬于北極圈生物。馴鹿角似鹿而非鹿,頭似馬而非馬,蹄似牛而非牛,身似驢而非驢,因而俗稱“四不像”。馴鹿腿長有力,善于踏深雪行走和長途遷徙,是鄂溫克獵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伙伴,也是傳說中圣誕老人的坐騎。

中國原本沒有馴鹿,300年前,鄂溫克獵民帶著馴鹿從更北方的西伯利亞來到大興安嶺密林中,摸索出了一套適應大興安嶺氣候、食物、溫度、濕度的方法,使馴鹿在遠離北極苔原區的地方得以存活。被稱為“林海之舟”的馴鹿能夠在森林沼澤來去自如,曾是鄂溫克獵民在森林狩獵、遷徙時唯一的交通工具。

冬天,更多的馴鹿已經被放養,去往森林的更深處,穿越在大興安嶺的林海雪原中,在積雪中尋吃苔蘚。等到開春,鄂溫克獵民再翻山越嶺把它們找回來。在森林的邊緣尋覓了許久,終于見到馴鹿的身影。雖然馴鹿的形象在我的心里閃現了多次,可當真正見到馴鹿,見到馴鹿頭頂巨大的鹿角時,依舊被一種原始與神秘的力量震撼,仿佛看見了遠古的神獸。

事實上,對于鄂溫克獵民,馴鹿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是他們的吉祥物,是他們的現實圖騰,是他們的精神寄托,承載著他們關于民族的記憶。

馴鹿是這片森林的主人,在林中自由行走,覓食苔蘚。而我們,只是這片森林的闖入者,只是短時間的走進,依舊受不了森林的寒冷,完全沒有馴鹿的優雅自如。

此時,馴鹿處于發情期,時不時的便會茬架,頭上長長的鹿角,相互碰撞,卻總不見輸贏。然而,哪怕是最暴躁的時候,馴鹿依舊是溫順的,它不僅是鄂溫克獵民的伙伴,面對慕名而來的陌生人,同樣會溫柔以待,有時,還會淘氣的用鹿角表達自己的歡迎。虛驚一場后,放下心中的畏懼,慢慢靠近,觸摸馴鹿的原始與神秘。

在森林的寒冷中流連許久,想要跟深的走進馴鹿的生活,想要仔細的看看它的模樣。然而,無論停留多久,離去時,依舊不舍,不斷的回望,朝著馴鹿的方向。我想,我還會再來,在下一個秋天,駛向森林更深處,尋覓馴鹿,尋覓中國唯一的使鹿部落。

敖魯古雅冰雪酒店
這是我向往已久的冰雪酒店,不用一磚一瓦,無論是房屋,還是屋中的床榻、桌椅、酒杯、花瓶,全都是用冰制成,像極了一個小型的冰雪王國。

它不是在瑞典的尤卡斯耶爾維、挪威的阿爾塔、加拿大的魁北克、也不是在芬蘭的凱米,或許沒有那般夢幻,卻也無須那么遙遠。不出國門,在呼倫貝爾的敖魯古雅,就能在極致的寒冷中,走進冰雪中的童話世界。

呼倫貝爾的冰雪來得很早,每年十月便開始飛雪,持續到來年五月,草原、河流、湖泊都被冰雪覆蓋,千里冰封、萬里雪飄,冬季長達7個月,是中國冰雪存續時間最長的地區。呼倫貝爾北部的根河市,是中國維度最高的城市之一,曾有過零下58℃的極寒天氣,是中國最冷的地方。當雪花飄落草原與山林,童話世界也便走進了人間,中國第一家冰雪酒店,就這樣,悄悄的佇立于呼倫貝爾根河市的敖魯古雅。

敖魯古雅,大興安嶺密林深處古老而神秘的民族,中國唯一的使鹿部落,早已被它的古老與神秘吸引,而此行,更多了冰雪的夢幻 。1500噸冰雪砌成的酒店,只在世上存在5個月,當敖魯古雅漸漸從寒冬蘇醒,冰雪就將融化,酒店也會慢慢消失。當下一個冬季來臨,酒店又將經過重新設計、重新建造,獲得新生,而那時,又將是另一番模樣。

以天然的冰塊為材料,一塊一塊,砌成冰墻。一塊冰塊由另一塊支撐,每塊冰塊都要精準放置,每塊冰塊的質量都能確保穩固的支撐作用,隨著寒冬的到來,冰塊自然凍結的非常牢固。雕刻師切割雕刻冰塊,先用鏈鋸、切割機以及鉆孔機粗造型,然后用特殊工具對冰塊進行細雕琢。設計建造采用吸收了北歐雪堡的建造技術,同時加入呼倫貝爾地方民族特色,大部分雕刻師都曾在北歐國家進行過雪堡雕刻建設工作。

冰雪酒店并不大,卻一應俱全,演藝廳、書屋、酒吧、餐廳,10間風格各異的臥室,全都由冰塊組成,堪稱現實版的“冰雪奇緣”。晶瑩剔透的馴鹿、純凈耀眼的燈光,進入酒店,便進入了冰雪的童話之中,而這個童話,獨屬于敖魯古雅。

雖是由冰雪堆砌而成,卻沒有想象中的寒冷。敖魯古雅的夜,從零下35℃的寒風中走進冰雪酒店,甚至感覺到了溫暖。在酒吧握著冰酒杯,喝一杯雞尾酒;在書屋坐在冰凳上看一本關于敖魯古雅的書;又或是,在演藝廳加入一場冰雪中的聚會。然而,剛進入冰雪童話,在哪里也沒辦法真正坐下,摸一摸馴鹿,又去探尋下一個奇跡。

臥室里還沒有人睡下,那便一個個的參觀。10間臥室主題不一、風格各異,或神秘或夢幻,但都為冰刻,冰床、冰燈、冰桌,床上鋪設防潮墊和馴鹿皮。試著在冰床上躺了一小會兒,又繼續探索,在這般奇幻的童話空間中,就這樣睡下,實在有些浪費。

零下6℃的冰屋內,睡在鋪著馴鹿皮的冰床上,酒店也會提供保暖睡袋和保暖衣服,雖然冷,卻也可以扛,真正讓人睡不著覺的,當是此刻的心情,如墜夢境。

( 本文作者 : 覺非行記 )

網友評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|